修订了制药行业“毒胶囊”事件的公关分析报告

时间:2019-03-24 12:07:00 来源:阜南信息网 作者:匿名



一是修改制药行业“毒胶囊”公关事件

2012年4月15日,中央电视台《每周质量报告》栏目曝光了13批重金属铬的药用胶囊超过了“胶囊中的秘密”标题。修订后的制药行业是暴露制药公司中最知名的制药行业,它已成为舆论的目标,面临前所未有的公关危机。危机的导火索是修订后的制药工业羚羊冷胶囊的铬含量为4.44mg/kg,是工业标准2 mg/kg的1倍以上。

4月16日,经修订的制药行业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两份声明。第一份声明表示,公司首次组织安全检查组,审查相关产品质量,积极配合国家有关监管部门审核,并承诺如果发现任何质量问题,公司愿意接受国家当局的任何待遇。随后,修订后的制药行业发表了第二份声明并取代了第一份声明。新声明取消了“如有任何质量问题愿意接受治疗”的承诺。相反,由“Antelope Cold Capsule”选择的中空胶囊制造商是一家具有完全资格并符合国家标准的正规企业。对于审查结果,他们将保留依法追究相关供应商责任的权利。“

4月17日,中央电视台《新闻1 1》节目,着名记者张全玲质疑修改后的制药业“官方声明”并指责他“不道歉”。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名自称姓王的女士表示,抽样调查数据显示修改后的产品合格,公司已经找到了第三方机构来测试样本数据。但是,记者没有收到对特定第三方组织是谁以及何时出现的问题的回复。

修订后的制药集团董事长修玉贵告诉记者,制药行业对羚羊冷胶囊样本进行了自我检测,发现没有过量的铬。他还说,样品将被送到第三方机构进行测试。

经过修订的制药行业的官方网站在4月15日晚被黑客攻击。经过短暂的恢复期,它在4月16日再次遭到黑客攻击。网站界面全黑,有“胶囊,请选择修改制药业!良心医学,放心医药!“修复后,修订后的制药业的宣传口号不再是“良心,安全药品或使用管”的药物,而是改为“为了人民的利益而修复原有的人民币”。媒体猜测,制药业的纠正并没有制造良心药物。修订后的制药行业第三方检验结果未于4月18日8:00公布。测试结果从未公布。

在记者的面前,秀贵强调,修改后的制药行业从未从中央电视台调查中提到的两家公司购买胶囊,如“华兴”和“卓康”,但从未向中国公开过空心胶囊的供应商。媒体和公众。公司名称和公司资质证书等相关信息。

事件发生后,秀贵告诉记者,暴露的产品只能说是“纠正”了,不能说生产得到了纠正,因为没有得到制造商的确认。

4月19日,Amendment Pharmaceuticals通过其官方网站发布了关于处理疑似铬超标羚羊冷胶囊的过程的通知,称其已召回199种产品并向公众道歉。修订后的医药行业也表示,计划在未来两年内投资3亿元建设自建胶囊生产企业。记者确认该项目计划完成后。 2011年12月,在通化市第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修订后的“60亿个空心胶囊项目”被列为市政府推广项目之一。修改制药业的做法显然是为了缓解公众的愤怒。

4月21日,卫生部发布公告,要求召回超过批次的所有胶囊。为此,Amendment Pharmaceuticals开始组织召回全国所有胶囊产品。制药行业共修订了67种胶囊药物,召回的总市值可能是一个天文数字。媒体后来爆料,修改了药品行业召回工作停止,密封召回的产品,等待“合格检验报告”作出,期待转机。

5月2日,经修订的制药行业发表声明称,该公司焚烧了所有不合格的胶囊产品,这些产品被召回并销毁了三批产品,总计138,495箱。涉及的具体产品和数量为fenbufen批号10657000677799,487箱,苯酚ca Mamin批号111010,71649箱,批号110114,66359箱。这些是胃药Starsshu的品种,而不是暴露的冷药胶囊产品。该药物的销毁不到修订制药行业总销售额的1%。修改后的制药行业被指责采取行动,并没有真诚地解决这一事件。与“毒胶囊”事件有关,媒体爆料纠正制药业的历史。 2009年,修有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修改药品一直是零投诉,没有质量事故。”2007年7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两份“中药非法添加化学药品” ”。列出了药品清单,其中批号为061102的修订的降血糖胶囊,非法添加的西药成分是吡格列酮。 2003年,辽宁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从降糖胶囊中检测出西药格列本脲,修订后的药品批号为010401,030102和030201.有趣的是,修订后的制药行业的降血糖胶囊被列入“中药保护”品种图书馆“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于2008年提出,保护等级为2级,保护期为7年。

修订后的制药行业的产品在当地药品监管局有案例。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2009年第三季度不合格药品名单中,修订了医药行业批号090202牛黄解毒片名单;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于2008年第四季度发现,医药行业的冷热颗粒校正失败2007-2008,湖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现两个不合格产品,即牛黄解毒制药行业片剂和六味地黄胶囊;江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于2007年上半年公布了药品质量公告,并对医药行业进行了冷热调试。粒子失败了。

据媒体报道,2011年第四季度,医药行业修订后的支出为1.338亿元,位居医药行业第一位。 2012年3月,经修订的医药行业在中央和省级广告投放3.46亿元。修改制药业花费大量代言费邀请孙红雷等众多影视明星宣传“纠正毒品,良心药物,安全用药,使用药品”的宣传主题。此外,还有好东西估计成本,12件装,价格26.3元,星级,其三大主要部件成本不到0.6元。

在“毒胶囊”事件发生后,修订药业已暂停各地电视台的广告推广计划,以避免冲突加剧。

二,公关分析

危机过后,公关工作的目的主要是赢得媒体和公众的信任,解决他们的不信任。从这个角度来看,制药业危机的纠正并不好,而且存在很多缺陷。(1)延迟道歉

从修订后的制药行业来看,有理由推迟道歉。由于修订后的制药行业不承认媒体所暴露的产品缺陷,因此他们对自己的产品充满信心。但从公众的角度来看,修改制药行业而不道歉是不合理的。记者派出检查,检测到权限,客观公正,结果可信。 2.修改制药业声称是良心医学,安全医学,高水平的领域,如果是这样的丑闻,它将不会有罪吗?有罪,你不道歉吗?道歉是与丑闻有关的态度的表现,与具体事实无关。事件发生后,医药行业的纠正应首先向公众道歉,因为它给消费者带来了麻烦。在道歉之后,许多方面自然会核实新闻的事实是否属实。即使具体的新闻报道不准确,也不是不道歉的理由。在公共关系中,公众特别关注态度。有一种经典的说法,“态度决定一切。”可以看出,制药业的修订应该基于公众的地位和行为,这是公共关系的要求。

说到态度,有一种人的态度是非常值得称道的。他是卫生部长陈浩。他参加了上海市公共卫生人才培养和学科建设研讨会,并对媒体曝光“问题胶囊”表示感谢。这种开放的思想对于维护组织公共关系的形象是必要的。有问题和恐惧是很糟糕的。媒体代表着公共利益,是这个社会的啄木鸟。它们的暴露有利于社会的净化和健康发展。曝光了“问题胶囊”,卫生部长脸上没有光明,但可以善良,感谢媒体揭露短暂曝光,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体现了部长的重视和维护公共利益。面对公众利益,官员和企业的面貌是什么?

人们想要面对,当他们道歉时不要道歉,并且发现他们无法在没有道歉的情况下解决问题,就像制药业的纠正必须在媒体上道歉一样。此时的道歉并不是一开始就道歉的好结果,而且很难取悦。建议公关人员和领导人尽早道歉,并认真对待。

在纠正了媒体的拒绝后,制药行业只对下一个公告增加了“满意度”,这是轻描淡写和淡化。没有审查,没有深入审查,没有充分的诚意。可以看出,修订后的制药行业的高级管理人员根本不知道公众需要什么。(2)推卸责任

在“毒胶囊”事件开始时,修正药品拒绝承认产品缺陷,没有道歉并且没有回忆,并且不想承担消费者公众的责任。在第二份声明中,“如果出现质量问题,愿意接受国家任何处理”的承诺被取消。口腔声音受第三方测试,但测试报告不可用。最后,召回是在监管机构的行政压力下宣布的。可以看出,修订后的制药行业并没有主动承担起勇气的责任,而是被迫承担责任。

修改制药行业以保留相关供应商的权利,尝试转移责任,并推卸责任给供应商。从法律角度来看,修改制药业的做法似乎是有道理的。但是,从公共关系的角度来看,修订后的制药行业必须首先承担消费者公众的责任,然后才能追求供应商的责任。消费者并不特别关心他们与供应商的关系,但他们非常关心自己的利益和承担责任。由于消费者购买改良药物,修正案必须负责。制药行业公关危机纠正的根源在于供应商提供的空心胶囊不合格,纠正制药行业的责任是连带责任。消费者公众不能要求修订后的制药行业的供应商承担责任,因为消费者购买的药品可以改变制药行业,而不是供应商的空心胶囊。成品制造商必须对消费者承担共同责任,因为它是成品供应商而不是向消费者销售零件??和半成品的供应商。不承担连带责任,这显然是消费者观众的谎言。既然你正在做良心医学,你怎么能发挥它?这是一种良心医学,只是一个口号,只是谈谈它吗?

张维迎认为,公司责任的规模与其规模,盈利能力,品牌声誉和发展前景成正比。只有勇于承担更大的责任,我们才能赢得社会资源的更多信任和支持。发誓要成为良心医学,想成为一个大品牌的公司推卸责任,缺乏责任感,良心是什么?推卸责任与高举良心旗帜之间的对比凸显了制药业修订的欺骗性。

(3)发布的信息有缺陷

修订后的制药行业积极宣布,自检表明修订后的产品合格。关于发布这样的消息你想说什么?说明这是事实吗?公众无法确定这一结论,因为自我检查是王宝卖瓜的主观行为。那么公众如何看待自测结论的公布呢?诡辩只能是一种诡辩。最好不要没有可信度的论据。一方面,修订后的制药行业已确定中空胶囊企业是一家具有完整资质并符合国家标准的正规企业。另一方面,它一直拒绝透露供应商的名称,资格证书和供应的具体细节。制药行业的纠正知道事故的责任主要在于供应商。它受到公司本身的影响。有必要通知供应商,但要覆盖供应商。为什么?公众猜测只有一种可能性,即制药业的纠正不仅是受害者,也是帮凶。供应商,修订后的制药行业将更难以关闭。制药行业的修订试图将责任推向供应商,但最终还是不可能,因为如果供应商自我保险将不利于制药行业的修订。可以说,制药行业中不合格空心胶囊的校正是主要责任。正如媒体所说,为了赚取微薄的利润,无论产品质量和企业声誉如何,消费者对药品安全的责任都已丧失。

改变口号“做良心药,放心药”是“为了人民的利益修复原有的人民币”,真是太愚蠢了。 1.在反映消费者核心需求和易于理解的传播优势方面,后者不如前者好; 2.变革的口号表明,经过修订的制药行业不会制造良心药物,这对于杀死制药行业的品牌来说太过分了。说实话,消费者购买的药物更多的是以“良心医学,放心药”的名义,而不是修正案的名称。 3,放弃品牌的核心价值需求,品牌将会结束,而卷土重来的机会将更加尴尬。修订后的制药行业不能因意外而毁灭,而应该煞费苦心地改变,继续高举“良心医学,放心医学”的旗帜。只有这样,才能摆脱当前的公共关系困境,实现企业的健康发展。

秀贵说,暴露的产品只能说是“纠正”了,不能说生产得到纠正,因为还没有得到制造商的确认。一家公司的董事长说,这实在太无知,太不负责任。我们不得不问这个问题,为什么不确认消费者何时购买药物?如果您每次都必须确认制造商,谁会购买您的药物?只要没有证据表明产品不属于您的产品,您就要对所有已经打上品牌的产品负责。主席谈论品牌受损是非常严重的,因为主席是第一个负责公共关系的人。金口玉岩,不能发!在4月19日的“公告”中,召回产品的时间被描述为4月15日(曝光日)。玩文字游戏,令人困惑,没有忏悔。因为在19号之前,修订后的制药行业从未说过它会召回产品。

从这一点来看,医药行业盗贼的纠正大喊盗贼,狡辩,呐喊,都表明修订后的医药行业缺乏对媒体和公众的基本诚意,这样的公关工作无法挽救制药业的纠正,但更糟糕的是,公众信任不能打。

(4)没有整改,没有信誉

事件发生时,两家同时曝光的制药公司宣布召回产品。经修订的制药行业没有道歉并且没有回忆。它只宣布将停止销售相关产品,并积极配合监管部门进行审查。相比之下,缺乏对制药行业整改工作的纠正。难怪舆论反应是非常消极和激烈的。

后来,制药行业的修正案不得不召回相关产品,他们很幸运地将它们暂停在路中间,以避免引人注目并逃脱它。这只是欺诈。与媒体和公众打击法律将严重损害修订后的制药业的完整性。

最终,召回和销毁的产品数量不到销售量的1%。可以看出,修订后的制药行业的整改工作缺乏。虽然召回的产品较少,暂时性损失较小,但由于不值得信任的整改造成的品牌损害,必将影响企业的复苏,影响企业的长远利益。因为一旦声誉有问题,业务将长期陷入低谷。积极的整改工作暂时考虑了损失,但有利于维护信誉,恢复业务。加强整顿将使企业患上慢性病,疾病,无穷无尽,积极整治,彻底治愈急症,恢复健康。

修改后的制药行业摧毁了一些“毒胶囊”,但公众并不知道这些胶囊来源的细节。公众有理由怀疑修订后的制药业无法彻底解决“毒胶囊”问题。由于没有毒胶囊的公共来源,因此无法澄清制药业的责任。有了这样一个混乱的账户,公众如何信任修订后的制药业?

(5)第三方报告是弄巧成拙的

修订后的制药行业试图依靠第三方报告使其无辜,但第三方报告并未在约定的时间发布,制药行业也得到了纠正。第三方报告从未公布,表明修订后的制药行业无视媒体权利,缺乏与媒体沟通的诚意。为了获得媒体的信任,必须宣传更多内容,以消除媒体的不信任和怀疑。媒体不接受它,消费公众更不可能原谅。危机公共关系中的第三方报告是一种非常常见的策略。其应用的关键是第三方报告的权威性,独立性,客观性和可信性。客观性是基础。修订后的制药行业的第三方报告不可信,因为测试样本由修订后的制药行业提供。由于测试样本的主观性,即使测试组织具有权威性和公正性,第三方报告也不客观,因此没有可信度。修订后的制药行业最终没有披露第三方报告。它仅表明第三方报告的内容与曝光相似。第三方报告无法帮助纠正制药行业。第三方报告使制药业的调整成为笑柄。

三,公关分析相关内容

当“毒胶囊”事件继续发酵时,媒体探讨了一些与制药行业修订相关的报道,如纠正制药行业历史上的商业行为,每月投资3亿,药物胶囊15万,药物价格26人民币的成本不到6美分。这些报告产生了累积效应,加剧了修改后的品牌形象的恶化。有关这些相关内容的报道表明,媒体有“建立大趋势”的习惯,追求“焚柴,高火”的悖论效应。从公共关系的角度来看,与媒体打交道必须面对这一点。

我们都知道,纠正制药业成为知名品牌的关键是广告。制药行业广告的修订有几个主要特点:1。明星阵容巨大; 2.广告费用太高;这些广告势不可挡,不分青红皂白地轰炸; 4.嫁接商业广告和公关广告。良知医学的企业价值观是公关广告的内容。修改广告作为推广的主要手段是可以理解的,但它因“毒胶囊”事件而受到广泛批评。更正花了这么多钱和思考广告,如何制作产品质量的伎俩?这是良心医学吗?重新宣传轻质品质意味着关注公众,因为广告的直接受益者是修正案,质量的直接受益者是公众。将夸大的宣传与质量事故联系起来只能被理解为公司欺诈和公共不端行为。

俗话说,羊毛在羊身上。大量的广告费将最终分散在所售产品的价格上。药品价格太贵,成本低,这不可避免地意味着企业带走了暴利,或者消费者付出了巨大的广告投入。纠正制药行业的商业战略已经严重损害了公众的利益。这是一个明智的商业策略吗?不,因为公众被用作大头。要纠正制药行业对公众的信任,不要发挥这样的技能。公众的目光很敏锐。当公众是个傻瓜时,就像在玩火。当舆论整顿医药行业时,医药行业的修正案发布了“纠正8万名工人,家属伤不起16万”,可谓是一个可怜的自信阶段。从一开始就纠正制药行业的野心,不承认产品召回的错误,最后是怜悯的无奈。在此过程中,经过修订的制药行业不断改变其形象,在没有宏观战略融资和积极智慧选择的情况下,一直在努力应对身份的变化。

纠正制药业的“毒胶囊”损害了公众的信任。后来的公关工作原本是一个机会,一个修复公众信任的机会,但这个机会被浪费了。产品和公关漏洞存在缺陷。可以看出,修订后的制药业危机不是单方面的,关键方面面临危机。

第四,结论

修改制药行业的公共关系危机是由产品缺陷引发的公共信任危机。解决危机的关键是纠正产品缺陷并与媒体沟通。不幸的是,制药行业的纠正在这两个方面并不顺利。纠正制药行业公共关系不尽如人意的主要原因是管理层的公关意识薄弱,公关策略尴尬。机会主义的公共关系意识和技能,加上产品缺陷,最终严重损害了修订后的制药行业多年来培育的品牌形象。纠正制药业不仅需要良心,还需要媒体和公众。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